油炸馒头

从重庆寄明信片

去年715没能到重庆。但是lof上被七月小姐姐抽中,然后收到了从重庆寄的明信片真的超级开心。然后今年虽然715没能来,但是国庆来啦!然后就也算传递吧。今天买了重庆景点的明信片。寄给大家~准备了5张。寄给私信地址的前五位小姐姐。7号晚上之前要是没人理就删掉啦。233333。最后笔芯么么哒。

一对精分的达鑫

一个群可以活泼成什么样子。
一群小仙女为何如此癫狂。

#为什么胖会被达达嫌弃

腹肌
可能是人人都能进箱子 就他不能……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公子:阿程哥快来玩这个箱子!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层层:好嘞我进去了谁和我一起?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达:我我我!
馒头
啪嗒
馒头
箱子破了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然后就再没见过那个箱子。
阿辞
可能所有人都能轻松进箱子,而达达是小丁塞都塞不进去,箱子破了哈哈哈哈哈哈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达:这是我身高的错,不是因为胖。
馒头
所有黑色衣服都进去了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层:我玩到一半!可恶!你胖死了!我不要理你了!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随后达达委屈的看着层层各种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馒头
达达。等我换个黑衣服试试
阿辞
白衣服的天泽也进去了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达:我是因为太高了太高了太高了!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层:你胖。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达:我是因为腿太长!很多肌肉你知道吗?!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层:你胖。

少年的精分日常???

第一天: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唉,少年达达的日常烦恼:阿程哥不理我怎么办
阿辞
少年哒哒的日常:阿程哥,看这边~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你程:+7啊这个这个那个那个....
阿辞
哒哒:都不看我QAQ算了还是我看过去吧
第二天: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达达:自打我入宫以来,层层就专宠我一.....靠。。。马+7你在干什么你不会避开嘛?!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咳重新来,自打我入TF以来,丁程鑫儿就专宠我......敖子逸师兄说好的助攻呢!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今天是被打入冷宫的一天
喵喵喵不对不对
这日子还怎么过!
腹肌
达达:说好一起喝过coco就耍朋友了呢
阿辞
可能喝的不够多,再去喝一杯
第三天: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阿程哥我们今天再去喝奶茶吧!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阿程哥我们今天一起去游泳吧!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层层:啊..+7找我呢。
馒头
层层内心:那是奖励一下你在我不在的日子里很乖。但是喝完coco的隔天你敖子逸师兄跟我告状了
馒头
你敖子逸师兄说,+7最乖了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达达:在你心里难道我不是第一位敖子逸师兄是第一位吗?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层:不然呢。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陈玺达一天到晚很颓废不好好上课哈哈哈哈哈

番外:
阿辞
在小丁不在的日子里,哒哒称王称霸。嗷叽:你就浪吧,鑫鑫回来你就完了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敖叽:丁程鑫我和你说达达这个人吧啦吧啦吧啦老是缠着我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烦死了吧啦吧啦上课也不好好上吧啦吧啦吧啦
馒头
达达:我虽然年龄不是最大的。但是你们都不可以唬我
阿辞
小丁不在时:身高决定我的领导地位,小丁回来了:丁程鑫儿你看我乖不[乖巧]去喝奶茶吧
酷毙了的迪卡普里奥夫人-阿花
丁程鑫:你怕不是傻的。

#夹在闹别扭的情侣中间,有一句mmp不得不说#

1、小马。你们知道吗今天d趁我不注意把手放在我脖子上...当时C就在旁边!就在旁边!
2、小马。我吓得赶紧避开生怕C打击报复没想到这哥看都不看我一眼直追着D的手去了...
3、小马。我又不是病原体有必要消毒吗!
4、小马。我靠阿程哥平日里我对你很是尊敬为什么你要这样害我!
5、达达。心碎,成二维码
6、层层。你莫不是傻了?
7、达达。听到我心碎的声音了吗丁程鑫儿!
8、层层。这能听见?
9、达达。我害怕揉揉眼睛就错过了你。
10、层层。别揉眼睛,有细菌

番外达达上线
如果你的眼神愿意为我片刻的降临
如果你能听到我心碎的声音

向右滑动即可获得伪·达达心碎成的二维码。QQ扫扫更惊喜。❤

归(下)

归(下)
丁程鑫漫步在去往咖啡店的大马路上,尽管今天天气阴沉的有点不像普通的下雨天,空气凉凉的,风吹过来能冷的过路的行人打一个哆嗦。但是这一点也不妨碍丁程鑫身上溢出来的欢快。因为旁边的路人都是低头疾走,只有丁程鑫一个人,仰着头路也不看,蹦蹦跳跳的往前走,像极了一只偷了腥的小狐狸。虽然小狐狸现在脑子里也不满满当当的都是黄宇航,因为他抽空看了一眼天气,然后为自己今天拿伞的机智弯了弯眉眼后又继续蹦蹦跳跳的走下去,中间还摔了一下,蹭破了膝盖上的皮。但是马上就要到约好的时间了,大概是因为见黄宇航一面能胜过所有的煎熬,所以丁程鑫利索的藏好伤口接着蹦蹦跳跳的走去店里,心里再次为自己今天换了长裤弯了弯眼睛。这次,卧蚕都笑出来了。也不知道心里到底在为什么高兴,是即将到来的见面还是为能够完美的隐藏自己的伤口。
“欢迎光临”
“您好~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呢?”
“拿铁和草莓蛋糕一份”
“先生,不好意思。今天的拿铁因为材料不够,所以。。。您看要不要换一个。”
“嗯,不用了。那就一份草莓蛋糕吧”
“好的,先生。一共23元。请问在这里还是带走呢?”
“在这里,还是再加一杯现磨咖啡吧。”
“好的,先生。一共52元。请到那边就座。谢谢。”
丁程鑫点了点头,环视了一周那边的座位发现一共没有几个人,其中大多数也仿佛只是限于工作或者来这里蹭网。心下不禁暗喜,52也好、雨伞也罢、环境配合也罢,今天的这些巧合都让自己感到莫名的开心。就像一切都是为了这次的相见。他很开心。
当然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如同预期的那般一帆风顺,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计划赶不上变化。前几天,丁程鑫还心理盘算着,最近公司并没有给自己接一些资源,自己只要按时训练就可以,那么去魔都也不会有问题的。结果偏偏就在这个点上,公司又给自己打电话,说是有接洽好的资源,是个流量的ip,让他去一圈,肯定会有不少收获。丁程鑫头脑一热想也不想就给拒绝了,结果还被公司那边骂了半天,临了还跟自己说再考虑一下,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刚挂了电话,跟他亲近的工作人员也被拉来当说客,丁程鑫索性就关了机。关机的时候还想,可遇不可求???黄宇航那是一个不小心就不可求还不可遇的人!根本没得比好吗?只要有了他,自己练了半个月还僵硬的舞蹈算什么,可能被雪藏算什么。没有资源,没关系!他马上就会有黄宇航了呀。他以后会跟黄宇航一起活动,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吃饭,一起长大,干什么都一起。他不会再缺席黄宇航任何一丁点的成长。
丁程鑫发誓,他这么想的时候。他根本没想到两个人最后会变成陌路。在丁程鑫的心里,即使这个公司对自己再好。也不能磨灭他对黄宇航的伤害,甚至是在黄宇航已经决定离开后还用不存在的感情牌试图去消耗黄宇航剩下的青春。所以他也累了。黄宇航离开以后,哪怕hr变成一个商人,他觉得hr有时候还是那个一手带着他们的小哥哥。会无奈的帮他们收拾无伤大雅的烂摊子。
他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他以为。
丁程鑫关机之后在店里呆了将近5个小时,这五个小时里,他独自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里经历了一场大风,是树木连根拔起的那种大风。这个大风不是在他的心里,而是就在他的眼前。他一个人看着路边的一排排行道树被吹得溃不成军,咖啡店的玻璃被吹的呼呼作响。丁程鑫心里从迫不及待到担忧最后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脸上还挂着标准的微笑,是很标准的那种。这次,丁程鑫的标准官方微笑比公司平时要求练习时间的还长了两个小时。他有点想回家了,他有点害怕。至于害怕的是什么,他也不是很清楚。大风一停,丁程鑫就拿起伞冲回了家。雨在风的助势下,把回家的路都破坏的惨不忍睹。然后丁程鑫就顶着湿透了的身子,回了家。伞,又有什么用呢?挡得住上面挡不住其他方向。
终于回家的丁程鑫被差点以为自己出事的母上强制开机,然后满不在乎的去洗了澡。洗头的时候还想,黄宇航应该不回去咖啡店了吧,万一他要是真去了,该不会hr哥哥最近把他练成了一个傻子吧。
直到打开黄宇航和敖子逸的语音之前,丁程鑫还在想,万一是个傻子怎么办啊。那个人傻了多少年啊,又向现实不屈服了多少年啊,哪怕志宏哥哥都最后退出了家族,他依旧还在坚持啊。可别现在还是个傻子吧。然后丁程鑫就打开了黄宇航的语音,12点半发来的。语音内容是,自己在上海临时有训练,hr催的紧,先飞机回去了。丁程鑫觉得有点冷,捞起床尾许久不用的毯子裹在身上,可能是因为毯子许久不用,咋一抖开裹身上仿佛还在汲取身体的热量。接着丁程鑫打开了敖子逸的语音,是两点钟的时候,那个时候大风刚刮开。敖子逸连着发了三条:第一条是转述黄宇航的话;第二条说他最近从严浩翔那边听说hr那边最近管的很严,不让跟公司这边的人往来太密切。第三条是最长的一条,有10s。但是那边什么都没有传来,丁程鑫把语音开到最大,等了好久好久,最后传来一声低叹和别等了。丁程鑫觉得有点冷。他刚刚可能洗的是冷水澡。丁程鑫有些。。。怂。他甚至会想,见也许真的不如不见。两个人如今都没有能力去面对一面带来的后果,而且自己认识的黄宇航从来没有错过。
丁程鑫裹紧毯子又翻出来被子也裹上。还是冷。沁透心脾的那种冷,明明还是夏天,冷气就从骨髓开始沿着血管一点一点蔓延,游经四肢,过了百骸,然后冲到脑袋顶。丁程鑫第一次想要承认,他已经为黄宇航的未来让步,或者说黄宇航也想。这是一种他们之间的默契。为他的未来让步,为他的努力让步。
丁程鑫闭上眼睛试图不去想今天的事情,但是回忆还是忍不住在脑海里翻滚。他想起了好多之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他想起分开时黄宇航信誓旦旦的不会变和后来的微信对话框从第一栏到找不到以及自己手忙脚乱的置顶;想起了他回来的消息自己不是第一个知道,连离开也可能是最后一个;他回来是为了中考,离开却只是为了训练;想起了自己日夜的辗转反侧和那个人似乎毫不在意的离开;想起了……丁程鑫在这短短的一瞬想起了很多,但是他不知道改怎么承受。在此之前,黄宇航是他的盔甲,如今盔甲既破,反刺入肉。他不知该做出怎样的应对。一方面是日日夜夜的守护,而另一方面是自己如今切身的感受。
丁程鑫裹着被子挪到窗边,外面的天空干干净净,街道也井然有序。丝毫看不出下午曾经经历过什么。
伸手推开窗户,把自己整个人窝起来。丁程鑫觉得这个世界很神奇。仿佛什么也是毫无所谓的,不论他曾经历过什么,只要给他一些时间,就能恢复如初。
“笃笃笃”,门外传来丁程鑫妈妈敲门的声音。
“咋子了嘛?”,丁程鑫嘟囔着回了一声。然后却没有了声响。起身去打开门才发现是一杯红糖姜水。捧起来小小的喝上一口,温度又重新回到这具躯壳。膝盖也有些隐约的刺痛感,丁程鑫翻起半腿裤,发现时一个擦破的创口,已经是干净的模样。就像只要一个创可贴,就可以恢复如初的样子。
丁程鑫想,他以后一定会照顾好自己,不论是为谁,不论是见或不见。
睡一觉起来,明天,又是天亮。
写在最后:
这个是我欠了某位债主很久的emmmmmm算是结局?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她很。。。算是伤心吧?因为那个时候她已经很久不看航鑫的产出了。因为怕哭。23333333.然后她想要写这最后一篇,但是在开了头之后,就再也没有办法续写后来。然后没心没肺的我接下了这个债。我说好要写be的。接着把一个下写成了中和下,而下又仿佛会衍生出无数的故事,便就此打住,试图换个思路。然后后来每次打开电脑的时候就会发现有新情况。层层接了新剧,航航有了曲折的新动向。再然后我试想了很多结局,后来发现那都不适合他们,而后就开始长久的沉寂。我到最后才发现我也不知道给他们一个什么样的结局才算是,一个结尾。哪怕他们如今已经分开,他们都曾给对方的人生上了重要的一课。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也是最好的老师。他会抚平一切伤口,也会给出一切想要的答案。没有什么值不值得,每一个明天都有无限的可能。他们如今学会了为自己奋斗,明白了自己所需,学会了如何从一段过去的情感逐渐抽身,那么我想这样也许是最好的归来。是航鑫的归来,也是自我的归来。
来日江湖再见,谢谢观看。

归(上)

鑫鑫点灯:

丁程鑫从小就懂得一个道理,短暂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

每到逢年过节,他都会跟随父母姐姐回老家, 那里有从小就疼爱他的外公外婆。他不像其他城里小孩,一到农村就哭天抢地,耍无赖要回家,而是珍惜着跟家里人在一起的每时每刻。他知道,过不了几天,他得回到城市里,继续繁忙的学习工作,跟亲人在一起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少。

即便他努力做一个懂事的小孩,遇到分离时也于一般小孩无异,会躲在村头足有成年人个头高的草垛后面哭红眼,又倔强抹去眼泪,告诉自己这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他会越来越强大。

丁程鑫逐渐变得不怕离别,他可以一个人吃饭睡觉清心寡欲地拼命练习,但他怕习惯了依赖后必须承担的离别,这种植在身体里汲取着血肉骨髓长大的强烈情感一旦被人剜走,那便是切肤之痛,凿心之苦。

跟黄宇航分开后,他也曾一度强迫自己相信,短暂的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啊。他们还这么小,未来这么长,世界是圆的,人生不是平行线,哪会说不见就永不交叉呢?

分开时,黄宇航信誓旦旦说着感情不会变,丁程鑫相信了。他恣意地在机场与黄宇航开黑玩游戏,像是要告诉世界,也告诉自己,看,我们没有变。

不知从哪一天起,署名为“🐷”的微信对话框从第一栏掉落到了屏幕装不下的位置,丁程鑫慌了,他手忙脚乱地将对话框置顶,试图瞒骗过自己,看,我们,没有变呐。然后静静地望着上一次的聊天记录,还是3月份啊……那是黄宇航出道后首次登台,他紧张得不的了,习惯性地给丁程鑫留言,手机里的声音有些失真,依旧可以听到千里之外少年微颤的嗓音中蕴含着跃跃欲试的激情。

那时丁程鑫发自内心为他高兴,想着下次见黄宇航他一定是意气风发,生气勃勃的。

自己也要加把劲才行。

他也这么做了,几个月里,他试图撇开所有令他分心的繁杂事务,一心投入练习和学业,唱歌调子变得准又稳,舞蹈动作愈发流畅有力,在镜头前比以前笑得更甜……

黄宇航在魔都也出了好几档综艺节目,发了几首风格迥异的歌,他开朗有梗,人气渐长,连凹陷的脸颊都变得微微鼓起,仿佛一切都在往好的地方发展……

只有被冷落的微信,悄无声息地戳破了真相。他们的关系像悬而未决的疑案,外人雾里看花自顾臆想,本人面上断得干净,实际顾虑重重又难以参透。

当小逸在舞蹈课间兴冲冲告诉丁程鑫班长回来了的时候,他甚至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班长,这个词多久没出现过了?

“你回来了啊。”丁程鑫跟个小虾米似的蜷在舞蹈教室一角,给黄宇航发去一行字。刚按下发送,手指一顿,又后知后觉戳下一排字:“小逸告诉我的。”

“嗯,快考试了得嘛。”还是黄宇航的一贯作风,能语音绝不打字。

中考!丁程鑫像忽而被雷电劈中,沉甸甸两个大字由头顶穿过内脏砸向脚底板,痛得他没法保持正常呼吸。

去他妈的更好相聚!从此以后,他黄宇航就能正大光明一年回来两次,甚至……只有过年一次……

丁程鑫对他秉持多年的信念产生严重怀疑,一个个短暂分离,一次次留下遗憾,换来的也许是永远不见呢。

“那……祝我们班长勇得第一,雄起!”丁程鑫很想带着势不可挡的势头说出这番话,但一张口就莫名鼻酸,喉头干涩难忍,终是放弃了。

丁程鑫知道这次考试对于黄宇航来说也许并没有那么重要,毕竟他是要去魔都念书的。可他就想斗志满满地告诉黄宇航,你是最棒的,是他心目中永远的班长啊。

“必须雄起撒,让我先去帮你探探路,明年让我带你这个初中生飞~”

丁程鑫气笑了,也用重庆话怼回去:“这还没高中就开始吹牛逼了,你很棒棒噢。”

“那是噢,怎么着都比你大,是你学长怎么滴,小丁!”

“是是是!高中在咱们公司是高学……历。”丁程鑫在艰难挤出最后一个字之前便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僵硬地转了话题:“你15号考完有空吗?见一面吧。”

那头回得很快,立马确定了时间地点。





——zqsg追cp遭报应,写的时候太心塞,于是想不出见面的剧情了,真的想不出他们在这种情况下相遇会发生什么,说什么做什么,无论干嘛我都很心痛。所以也不知道有没有tbc。
有小天使看了以上有建议的可以给我分享一下基于上文可能发生的剧情,我觉得合理的话可以接下去,么么哒。没有的话我就再想想……怎么写💗

20170727
修改

20170726
病娇向

20170723
达鑫 可爱颂
视频链接在评论。今天超级努力